破冰


※傻白甜。

 

卧室门真的反锁上了,司马昭挣扎了两分钟才确认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跟钟会这几天在冷战。睡觉虽然还是睡一张床,但中间仿佛隔着银河。钟会体积小,往床边上一缩就能睡,司马昭就很难捱了,手脚都放不开。他不是没想过主动示好,只是每次吵架都是自己先让步,偶尔也会觉得不平衡。司马昭想,这次我一定不能率先认输。

等他洗完澡,迎接他的是打不开的卧室门。

嘿,这孩子真是给宠坏了。好歹房子是一人一半还贷的,凭什么卧室由他钟会独占?

同事王元姬说得很对,再这样宠下去,司马昭在家里就没有地位了。他越想越委屈,真切地体会到了黛玉去找宝玉结果晴雯不开门的心情。

“你有本事搞冷战,你有本事开门呐!”——这样的话自然也是没脸说的。

 

“阿会,你好歹给我留个枕头吧?”司马昭犹豫了一会儿,在门外喊道。他已经盘算好了,等钟会把枕头丢过来的时候,他就趁机夺门而入,顺便把人推倒。男人之间哪有打架和打/炮无法解决的矛盾呢?

钟会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枕头和空调被给你放在沙发上了。大半夜的嚎什么,扰民。”

见钟会没有开门的意思,司马昭只好悻悻地离开了。他的钟会考虑问题总是这么周全。

 

说是空调被,其实并没有空调来搭配,因为他们家总共只有俩空调,一个在卧室一个在书房。书房里钟会的书簇拥着占满了三排大书架,余下的地板也不够司马昭打地铺。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只有客厅的沙发了。没睡过沙发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司马昭这么安慰自己。

 

三年前买房子的时候,两人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司马昭想要大一点的户型,钟会认为一室一厅就够了。“小一点的房子比较有家的感觉。”他道,“再说我们难道还需要两个卧室么?”司马昭很感动,于是尊重了他的意见。现在想来,钟会话里蕴含的深意大概是:感情好的时候睡一个卧室,吵架的时候我睡卧室,你睡沙发。这和“意见一致时听你的,意见不一致时听我的”是一个道理。

 
司马昭抱着空调被在沙发上躺下了。沙发挺不错,是藤艺的,躺上去还有点儿凉爽,唯一的不足是太小了。司马昭一个一米九壮汉,根本没法把腿伸直。他连气儿都不敢喘,生怕自己稍微动一下就会掉下去。这时候,他多么想念卧室那张大床啊。他和钟会可以在上面滚来滚去,做一些爱做的事情,或者什么都不做,仅仅是躺在一块儿睡觉。

 

他跟钟会多久没有分开睡了?自从确立关系开始,好像一直都是睡一起的。

有一阵子他工作特别忙,加班到凌晨才回家,第二天很早又要去上班。他累得没法动弹,恨不得直接躺自己办公桌上睡了。可是钟会在家里等他,他不忍心让钟会一个人睡。所以他无论多累都会回家,在钟会身边躺一会儿,天亮的时候再去上班。

最难熬的日子已经熬过去了,怎么现在反而要分开呢?

 

司马昭试着翻了个身,又调整了枕头的位置,可依然未觉半分睡意。也许是天气太热了吧,他开始想念卧室的空调了。

他从前和钟会坐同桌的时候,午睡是脸对脸的。钟会面薄,感觉到司马昭的气息,就把脸转过去,留下一个毛茸茸的后脑给他。司马昭没什么意见,只要钟会在他身边,他都能睡得很甜,甜得连下课铃都没有听到,钟会还要肩负起喊醒他的重任。

在他们尚年轻的时候,他在午后的日光中唤醒他。等他们都长大了,他在熹微的晨光中与他一同醒来。

 

司马昭想着想着,觉得鼻子有点酸,心里既满又空。于是他扔下了空调被和不愿认输的念头——毕竟爱里哪有什么输赢——抱着枕头奔向卧室和他的爱人。

出乎意料的是,卧室门并没有锁,按下把手就开了。钟会背对着他,仿佛已经睡着了。司马昭轻手轻脚地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已经睡着了。”钟会轻声道,把手指搭在司马昭的手上。

“那让我去你的梦里吧。”司马昭在他的后颈落下一个吻。

 

 

 

(完)

 

评论(6)
热度(39)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