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黄时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破冰


※傻白甜。

 

卧室门真的反锁上了,司马昭挣扎了两分钟才确认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跟钟会这几天在冷战。睡觉虽然还是睡一张床,但中间仿佛隔着银河。钟会体积小,往床边上一缩就能睡,司马昭就很难捱了,手脚都放不开。他不是没想过主动示好,只是每次吵架都是自己先让步,偶尔也会觉得不平衡。司马昭想,这次我一定不能率先认输。

等他洗完澡,迎接他的是打不开的卧室门。

嘿,这孩子真是给宠坏了。好歹房子是一人一半还贷的,凭什么卧室由他钟会独占?

同事王元姬说得很对,再这样宠下去,司马昭在家里就没有地位了。他越想越委屈,真切地体会到了黛玉去找宝玉结果晴雯不开门的心情。

“你有...

【权逊】梅花酒

 谢谢媳妇儿!这篇文太美了呜呜呜

叶十九:

生贺存档ovo

如果权变成一只阿飘,逊变成一棵梅树。

 ————————————————————————————


又是一年冬。

今年的冬来得格外地早。刚是入冬的时节,便稀稀落落地下了好几场雪,天气也随着一次次的雪融逐渐冷下去,到后来雪再也融化不了,也就越积越厚了起来。

常听古人言说梅花之高洁足以傲霜雪,梅花山上的梅花也是不负尘世美意地,年复一年地开着,只等零星的几个游人来此撷取芳景。只今年不同,比往年都要冷上许多。原本还能常常看见游人涉足的小径,已被落下的细雪絮絮地覆盖住,与路旁的泥...

星夜

梗:http://xql0523.lofter.com/post/1cb6674b_bbb60a2

12.喝酒看星星的突然浪漫起来的夜

他们出去玩了一整天,躲过了钟毓和司马师的夺命连环call,夜幕降临的时分已经不敢回家了。司马昭提议说,那就别回家了,我们在草坪上睡一晚吧。钟会答道:“你敢我就敢。”

 于是他们就真的在公园的草坪上坐了下来——当然钟会已经仔细检查过草坪的清洁程度了。那个时候人们还是淳朴的,不会在公园里做一些并不适合直播的事情,所以也没多少人来打扰他们。然而,这个时间和地点都和浪漫扯不上边儿。

 “阿昭,你不觉得有点儿热么?”钟会道。出于良好的修养,哪...

[丕司马] 春光乍泄

 @蛋副校长 噫阿蛋太太生日快乐!你都不和我说你生日(。

psm好久不写了,人物大概是要走形。一个小段子,别嫌弃⊙▽⊙


完事后他摸出打火机燃起烟,也不抽,只夹在指缝烧。壁灯隐约透出点冷光,朦胧得像沾上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尘埃,和五米远处的电视机一起成为这屋子里唯二的光源。


这事儿特不靠谱。一个身价上千万的大导演,一个无名小龙套,窝在狭小的爱情旅馆里看片儿。片儿名字香艳,可内容不香艳,甚至叫人塞得慌。


《春光乍泄》。


王家卫是个冷静的疯子。不得不承认他用色漂亮,镜头琐碎缓慢,一点一点把人逼疯。


“灭了,我不喜欢二手烟。”司马懿歪在床头说。...

自产自销

标题的含义是自己出题自己写,不要想歪(
长短不一,糖毒混杂。

题都在我lof上,你们也来写啊ww

奇妙十题

 

2.【北极严寒,室外说的话会变成冰块,到室内拿火烤着听】

 
司马昭出去打猎的时候,钟会就在屋子里看书。不是他好吃懒做,是司马昭心疼他,不愿意让他冻着。

 

打猎途中遇到什么新奇的事儿,司马昭就喃喃自语,那些话变成了冰块,冻得严严实实的。司马昭回家时把冰块都交给钟会,自己去做饭了。

 

钟会接过冰块,放在炉子边烤,司马昭的声音就流出来,讲述一天的见闻。钟会还喜欢把冰块放在大木桶里,淋上热水,他坐进去,一边洗澡一边听。

 ...

奇妙十题

甜掉牙。
开放授权,抱走请随意⊙▽⊙

1逛博物馆时画像和雕像变成了活人

2北极严寒,室外说的话会变成冰块,到室内拿火烤着听

3太寂寞会长出蘑菇,但不能吃

4月亮上的广告位招租

5“想念”有不同的味道

6偷走噩梦,加糖煮成好梦再还回来

7疼痛能转移到对方身上

8触碰一件物品,能看到持有者生前关于它的最后记忆

9天堂的人会回到最幸福的年纪

10逝者的灵魂住进生者的眼底

市井生活十题

有剧毒。

1天桥上贴膜的小贩索要5000元并保证终身维修

2开锁师傅帮忙开锁后赖在家中不走了

3邻居的嘿咻声太大单身狗无法入眠

4楼下熊孩子当着你男友的面抱住你喊爸爸

5老板跟着小姨子跑了员工只能卖身

6快递小哥不肯送货上门说害怕你爱上我

7包子店店主用十五屉包子求婚遭拒

8富二代投身务农事业并取得成功

9执着于向报社投bl虐文的写手

10 私吞前男友信件的邮差

无处不在的前男友十五题

又名尴尬十五题。
是我和@解尽秋凉 的脑洞。
开放授权⊙▽⊙

1下载了约炮app,来人竟是分手多年的前男友

2深夜街边遇到喝得烂醉的前男友,发现对方手机锁屏是自己的生日

3 被抓去玩残酷的大逃杀,搭档竟是分手多年的前男友

4暴雨的夜晚使用滴滴打车,唯一愿意接单的司机竟是前男友

5打算出国深造,千方百计租了个房子,房东竟是前男友

6淘宝纠纷,店主竟是前男友

7同学聚会大冒险,抽到的亲吻对象是前男友

8喝醉了没法回家,酒吧老板从你手机里挑了个人打电话,来者竟是前男友

9多年不见的老同学问完“你最近好吗”,又问“他呢”

10 火车出行定了软卧,四人的包厢里只有两个人,你和前男友

11...

浮生若梦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

 

 

小说的开头还没看完,士季就把书从我眼前拿开。“你又趴在书上了。”他说。

 

我的视力这几年下降得很快,大概是以前报表看多了。可士季读书也多,怎么就不见他视力下降?我问过他这个问题,他撇撇嘴道:“因为我年轻。”

 

现在年轻的士季也退休了,我猜想他本来是不愿意退休的,以他的劳模作风不干到七十岁就怪了。士季自称是看淡...

归途

钟会回到家时,门虚虚掩着,一点灯光同一缕菜香从门缝里漏出来,他就知道司马昭已经回来了。

 

“今天吃什么?”钟会一边换鞋一边问。

 

“炒面。”司马昭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还有一会儿就好。”

 

等待晚饭的这几分钟里,钟会伏在餐桌上小憩。他最近加班勤,一回家困意就笼罩上来,好像随时都能入睡。不过他睡眠浅,炒菜的声音都足够惊动他了,所以也没有真正睡着。

 

“士季,困了就去床上睡吧。”司马昭在他耳边轻轻道。钟会听到餐盘和餐桌触碰的声音,他勉强撑起身子,摇了摇头。

 

“不睡。先吃饭。”

 

“那我喂你?”

 ...

[丕司马] 未及

*旧文补档,不忍卒看。


“你老实跟我讲,你哥哥他是不是弯的。”

 
甄宓抬手撩了撩发,眼梢的弧度勾人遐想。
 
“我看了他的手机——有个叫仲达的给他发了几百条短信。我还真不信有女的能叫仲达。”

“哎呀,甄姐,我哥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你的感情日月可鉴,如同长江之流水……”
 
曹植陪了个笑,心里暗暗骂了句他爹的名字。这都第几个了,可万万不能再吹了,哥你敢争点气吗这么上等的美女你不要我要了啊。
 
“嗬,小子嘴挺甜啊。”
 
“甄姐,你恐怕没读过三国吧?”
 
“你怎知道?我上学的...

[丕司马] 囚

*旧文补档,不忍卒看。


1

张春华还是那个样,五官不算精致,倒也耐看,看久了自然生出韵味。离婚多年的前妻,纵是司马也没法子像对待陌生人一般对她。毕竟也一道过了这些年,总该有点该有的感情。只是她的来访太突然,司马压根儿就没心理准备。也是,谁家前妻天天上门不成。


“你怎么来了?”司马把半杯热茶往茶几上一搁,大红袍,贵到令人发指,意思是你看前夫我待你多好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说了就趁早走呗顺便帮我问候俩儿子谢谢了。可惜张春华没那闲情去揣摩,那茶里也着实含不了着这么庞大的信息量。她把玻璃杯捧在手里,也不喝,反倒带了点诧异地望着他。...


旧事重提

晋王夜半醒来,只觉胸口沉重,喘息不得,动弹不得。

他有些惶恐地想,这便是民间所谓“鬼压床”罢?

不怪晋王知命之年仍迷信怪力乱神,因他手上并不干净,——掌权者又有哪个是干净的?

自然该惶恐。

所以压着他的,是哪一位呢?他在脑子里把那些人都过了一遍,依然找不出嫌疑对象。按说都是些陈年旧事,何必今日再来寻他。

今日……

今日是何日?

“扰晋公好梦,失礼了。”压在他身上的鬼忽然开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他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

“晋公无须开口,我知道你所想。”鬼低低笑了,却并不阴森,反而有些温柔。

他压在他的身上,像从前在床笫间一般低语。

“晋公可愿同会一起走...

[姜维&钟会]时间旅行者之妻

*题文无关
*非cp向

那个帅老头儿站在私塾外面很久,直到别人都回家了,他还立那儿,好像在等什么人。

钟会一般都是最后一个离开,今天也不例外。他一边慢腾腾地收着自己练字的竹简,一边偷偷打量那个老头儿。距离太远,看得不是很分明,但端正五官依稀可辨。身形虽清瘦,脊背犹直挺,叫人联想到清风拂过的竹林。

钟会交往的朋友大多是文绉绉的名士,哪里见过这样的韧劲儿,这股韧劲里却还隐约带了名士的韵味——钟会确实有能分辨名士的天赋,哪怕是远距离。

所以钟会就走不动路了。

而帅老头儿主动走向了他。

“你……是何人?来这里做什么。”
钟会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地开口。

“我久别故国,今得以重回,故四下看看。...

[权逊] 二十亩田一头牛

*旧文补档。出于种种原因,我所写权逊文不打tag,也请不要推荐(°ー°〃)←谁要推荐你
*此文充满私设

太阳落山时,孙权抹了抹汗,扛着农具回家了。他种的庄稼长势喜人,夕阳下泛着可爱的金光。虽然亩产并没有一千八,可他和陆逊两个人完全够吃,还能额外养一个动物园。

当然动物园里也就一只猫,一只狗。猫叫大言,狗叫二谋。大言这名字怎么读怎么怪,二谋却朗朗上口。

孙权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他同伴。远远地就看到他家大言坐在院门口,二谋跟在它屁股后面转,一副要跨越种族谈恋爱的奋不顾身的样儿。孙权路过它们时嗤笑了一下二谋:瞅你这点出息!

然后他大声喊道:“伯言我回来啦!”

陆逊拿...

1 / 3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