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重提

晋王夜半醒来,只觉胸口沉重,喘息不得,动弹不得。

他有些惶恐地想,这便是民间所谓“鬼压床”罢?

不怪晋王知命之年仍迷信怪力乱神,因他手上并不干净,——掌权者又有哪个是干净的?

自然该惶恐。

所以压着他的,是哪一位呢?他在脑子里把那些人都过了一遍,依然找不出嫌疑对象。按说都是些陈年旧事,何必今日再来寻他。

今日……

今日是何日?

“扰晋公好梦,失礼了。”压在他身上的鬼忽然开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他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

“晋公无须开口,我知道你所想。”鬼低低笑了,却并不阴森,反而有些温柔。

他压在他的身上,像从前在床笫间一般低语。

“晋公可愿同会一起走?”

晋王睁开眼睛,与他对视须臾。

“——想来晋公是不愿的。晋公既已为晋王,离九五之尊不远了罢。”鬼往他耳边吹了一口气,“依会的性子,必然不愿放过晋公。只是啊——”

“让你这么轻松便死了,岂不是便宜你了?”

“我要你受尽病痛而死,一天天等着死亡到来,却无能为力。”

鬼的声音蓦地低沉下来,仿佛提到了什么伤心事。

“先主公……也受过这般的痛。”

晋王本该干涸的眼眶忽又一热,终究没能淌出一滴浊泪。

那鬼俯首,亲吻晋王苍老的额头。说来也奇怪,晋王竟然感到了额间一点柔软与温度,令他忍不住想,是不是他的爱人回到了他身边。

“蜀地湿冷,晋公知否?”

“拜请晋公,将会葬入故土。”

鬼起身向他作揖,虔诚地完成了君臣间的最后一礼,便湮没于茫茫夜色中。

他想起来了。

这一年,是咸熙元年啊。

(完)

依然不会取标题的我(
灵感来自歌曲《花间旧事》。

 
评论(3)
热度(2)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