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绿高] 蜃景 (架空/亲情向/FIN)

Attention:

*亲情向,高绿年龄差16岁

*翠翠是糟糕的大人并且结过婚(。

*亲情向HE,CP向的话……抱歉了(。

*真琴大天使乱入(。

*番外请戳



00

那个小孩的眼睛使你想到海市蜃楼,那儿是一片墨蓝,带着暴风雨来临之前海面的颜色。


而他笑着说你的眼睛是天秤座β*。


你并不知道他的天文学知识究竟是从哪来的。对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来讲,想要了解稀奇古怪的知识很正常,可是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稀奇古怪的范围了。


比如你无法回答他“为什么医生要穿白色的大褂而不是彩色的”,或者“为什么小真的头发和树叶一样绿”这样你自己也无法搞懂的问题。又或者“小真为什么不叫和成的名字?”“在家里打伞真的会变矮吗?“””小真明天回家吃饭吗?“这些相当棘手的问题。


然而像“呐小真,养一只猫咪好不好?”和“今天好冷可以和小真一起睡吗?”这样的无理问题存活时间不会超过三秒。


你第一千次恶狠狠地透过镜片瞪视着他,他撅了撅嘴,第一千零一次地问出问题:

“小真,明天跟我一起打篮球好不好?”




01

那小孩叫高尾和成,孤儿院里面最讨员工喜欢的小孩。他总是在笑着,和孤儿院的沉重气氛格格不入。你不愿意承认你被他过于灿烂的笑容吸引住目光,只冷冷说“随便挑了一个唷”。


离开孤儿院是一场赌注,即将迎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只是你似乎从来没感到他的踌躇;他的海和你的天秤座β接触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你是将要刻在他生命里的人。

——为什么要用那么糟糕的比喻的说。



你本来不想领养孩子(甚至压根没想过要小孩),其原因大概是和妻子的分手。妻子是你大学的学姐,容貌不算惊艳,但端正耐看。学姐性格内向,做事和你一样认真。你们相敬如宾,家里永远整洁有序,旁人看来无比美满。然而家是应该乱一点的。


学姐最后平静地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真太郎。你从厚厚的文献中抬首,相当平静地问,你是认真的?学姐就点点头。


没有争执的婚姻未必是好的。



你仔细地思考了你二十几年的人生,觉得从没有一步走错,也没有一步走歪。该学习钢琴的时候就学琴,该念书的时候就用功,该打篮球的时候就认真练习,该谈恋爱的时候就找对象,该结婚的时候就结婚。


你不喜欢变化,所以天命没有给你变数,像你年少时投出的三分球从来不会投失。败北当然也有,你毕竟不是天才,“奇迹”之名很大程度上都依靠你尽的人事。高一遇到无名新学校,那学校里有你不曾好好在意过的存在感薄弱的前队友。失败的那一刻,你第一次觉得心里不太好受。比赛结束之后你站在雨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之后的Winter Cup你被前队长晃倒在地,秀德止步四强。


高二时你依然每日练着三分球,一个又一个球按照预定的轨迹空心进网。有一天给左手缠绕绷带的时候,你觉得绷带的颜色白得过于刺眼。篮球落地的声响很真实,你却仿佛与它隔了万水千山。


有人将那橙黄的球体比喻成太阳,只是你不想再做夸父。

高二下学期,你退出了篮球部,从此再也没有触摸过篮球。



学姐离开的时候说,真太郎,去领养一个小孩吧。

所以你就去了孤儿院。你很少冲动行事,而这次似乎血液中有东西在叫嚣着抗议。

——抗议什么呢?你做过最叛逆的事情,不过是坚持每天带幸运物而已。




02

你第一次看见蜃景,不是在沙漠或是海洋,而是在梦中。


你很少做梦,但是高中有段时期夜夜梦见同一片海域。天下的海按理讲都差不多,只有这片海好像与你特别相熟。梦中从没有出现过阳光,所以海面上方的天空从来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颜色。那海水有时汹涌着,但更多时候是轻轻呜咽着。实在是没什么看头的景象,连一只海鸥都不愿横渡那片海。


你相信奇怪的东西(比如星座占卜),所以相信梦一定是有意义的。大学的时候你终于鼓足勇气向教授问出了这个问题,得到的却是“梦是脑在作资讯处理与巩固长期时所释出的一些神经脉冲,被意识脑解读成光怪陆离的视、听觉所造成的”这样教科书的回答。



直到你遇到高尾和成,你从他的眼里发现了一模一样的海域。



孤儿院的孩子们因为你的到来异常兴奋,但都胆怯地不敢上前,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只有他毫不避讳地对上了你的眼睛,一双墨蓝的瞳仁里流转着日光。那个眼神无比纯粹,却又沉淀了难以名状的情愫,好像要直直地看入你内心深处,又好像只是猫咪试探性的一瞥。


决定收养他,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你后来经常质疑,自己怎么就头脑冲动选了他呢?但是这和商店里可退换的货物不同,你只好勉强决定在抚养他的方面尽人事。


你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叫绿间真太郎,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了。“

话刚出口你就有点后悔,你不该用这么生硬的、像注/射/器针头一样冰冷的语气跟他说话的——小孩都挺怕针头。不过你的担心略显多余,因为眼前的这个孩子并不怕针头。


“我叫高尾和成喔wwww可不可以叫你小真呢?小真可以叫我和成www接下来,就请多多指教了~”

——大概从这里开始反悔还来得及。


你叮嘱他去收拾东西,自己去签协定。不一会儿他就踏着春风、拎着一个可笑的小皮箱跑到你跟前,拽着你的裤腿要求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回家再说。”你言简意赅。

“家”这个字眼,总是让没有家的人甜蜜到疼痛。


“……对了,‘小真’是怎么回事?”

你终于意识到对方话里面不太对的部分,而他的回复是一个明亮到阳光都失色的笑。

——现在反悔来不及了。





03

一路上你陈述了绿间家家规五十条,但是他似乎一条都没有听进去,心情极好地哼着不成调的歌。

然而在未知的同居生活开始前,你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食物。


在你的潜意识里面,“食物”这个选项不是生存必须的。所以当他坐在沙发上一边双眼放光一边晃着脚问“可以开饭了吗?”的时候,你感受到了无措,就像缝合完毕发现手术刀落在了病人肚子里一样。


“……出去吃吧。”


“诶诶诶——小真不会做饭吗?!”


“高尾,闭嘴。我没有说过我会做饭吧?还有不要叫我‘小真’,要叫‘父亲大人’。”


“呜呜不要嘛小真明明只比我大那么一丁点诶!”他伸出手比划了大约三公分的长度,“还有叫我和成啦、呐。”


“不是年龄问题なのだよ。我是你的抚养人,所以你应该叫我父亲なのだよ。”


“噗哈哈哈哈那个语癖是怎么回事啦——”


“……你还想吃饭吗?”



无意义的嘴仗大约持续了两分钟,他终于停止嬉笑跳下沙发,问你围裙放在哪。“我可是很会做饭的喔?”这样说着跑向了厨房。


又过了两分钟他哭丧着脸跑出来:“小真……流理台太高了我够不到。“


你严肃地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让十二岁的儿童做饭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于是作为一家之主,你负责地走进厨房准备帮忙。五分钟后,你被这个刚刚认识一个小时的小鬼赶出了厨房。


然而当卖相不怎么可口的蛋炒饭被端到你面前时,你开始想念你的前妻,并且认真地打算去书店购买烹饪书。当然你表面上还是一样的波澜不惊,说完“我开动了”之后拿起勺子优雅地吃了一口。


他站在你面前忐忑地问“好吃吗?”,语气中溢出藏不住的期待。

你不动声色地咽下过于咸的饭粒,淡淡开口:“还不错,就是有点焦。”


在他得意地翘起尾巴之前,你的嘴角忍不住要上扬,却被生生压了下去。


“才不是在夸你的说。只是勉勉强强能够下咽的说。既然你会做饭,以后就拜托你了。”


“诶诶诶雇用童工是犯法的啊小真!”

——才没有雇用,我又不给你工资。





04

1.要心怀着身为绿间家一员的觉悟。

2.不可以太晚回家或者太晚睡觉。

3.零花钱才没有なのだよ。

4.日用品只要足够就可以了。

5.收看晨间占卜的时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なのだよ。

6.必要的时候请协助一同寻找幸运物。

7.巨蟹座和天蝎座相性不好的日子请不要接近我。

8.吃饭之前洗手并且要说“我开动了”。

9.赖床禁止。

10.给我少生病。没人会照顾你なのだよ。

11.医生的工作时间不规律,所以请习惯一个人在家。

12.遇到头发颜色奇怪的笨蛋们时,请不要接近。

13.尽人事是最重要的なのだよ。

14.不可以喝水和小豆汤之外的饮品。

15.禁止吃辛辣的食物なのだよ。

……

48.和朋友出去玩要经过家长的同意。

49.失败了不要紧,爬不起来才丢脸なのだよ。

50.给我骄傲地做绿间家的一员なのだよ!

——摘自《绿间家家规五十条》



05

他12岁,你28岁的时候,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绿间家家规第15条变成了“辛辣食物只能偶尔吃なのだよ,泡菜会拉低我家平均智商的。”


你去找了黑子和火神。他们对于你的到来非常惊奇,尤其是火神,眉毛都快分三叉了。顺便一提,他们现在是同居的状态。

“没有想到绿间君会亲临寒舍,我和火神君都非常受宠若惊呢。”

——究竟哪里受宠若惊了啊?


当你提出要火神教你料理的时候,他们更加受宠若惊了。

“才不是我想要学なのだよ,只是因为最近领养了一个小孩,在外面吃不方便而已。”

——也许“惊”的程度更多一点。


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你的料理之窗一定被关上了。

最终你决定直接让火神教他料理,他观摩时眼神简直和老鹰一样锐利,偶尔可以听见“放调料放多少比较好呢?”这样的讨论。


第二天的年糕小豆汤美味得让你鼻头有点发酸,从此厨房变成了他一个人的地盘,你偶尔会帮忙洗碗。

——不过那条橙绿相间的围裙实在太丑了。




06

他13岁,你29岁的时候,他突然迷上了篮球。当他说他要出去和同学练习篮球的时候,你沉默了相当长的时间。“小真不来看吗?”他眼里的希冀几乎诱使你答应下来,而你最终只说了一句“我有夜班”。


数次之后你还是没能挡住诱惑,偷偷戴上墨镜跟在他身后走向街头篮球场。临近黄昏的日光即使隔着墨镜还是有些眩目,你看见他手中持着和夕阳一样色泽的篮球。他的个子蹿高了不少,眼神也更加锐利,仿佛置身战场,周遭的一切都是他的猎物。运球过人的时候他会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身姿矫健流畅,引人无法移开目光。


不过片刻,他将球稳稳地传到了队友的手中。队友坚定地投出了球,球穿过篮网、缓缓落地。


你突然想着他要是投三分会是什么样子,他要是传球给你会是什么样子,他要是和你并肩战斗会是什么样子。设想中的画面竟然清晰而熟悉,好像你每一个完美的三分球都是他亲手呈上,好像你和他曾真真切切地在同一个队伍里、为着同一个目标挥洒汗水和热血。


然而现实是,你比他大了十六岁,你甚至根本不曾和他一起打过篮球。


也许是你愣神太久,他一眼就发现了你蹩脚的变装。由于还在练习中,他无法跑到你身边,于是他朝你挥挥手,大声喊道:


“小真,好好看着我喔!”


所以你就好好地看着他,就像看着当年的自己。唯一不同的是,当年的自己所打的篮球,是一个人的篮球。


——是不是时间开了一个不痛不痒的玩笑?




07

他14岁,你30岁的时候,你带着他去找了赤司。理由很简单,他告诉你他想当控卫,所以你就去找了你所认识的最好的控卫。你说什么都不同意去看他学校的比赛,只别扭地说这个红头发的哥哥会教你打球。


他刚刚想说“明明是叔叔才不是哥哥”,被你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不想死就闭嘴。”你通过眼神警告他。赤司的眼神和以前一样淡薄,异色的双瞳上下扫视着他。他对赤司没什么好感,用不高的个子将你挡在身后。


“赤司叔叔你好,我是高尾和成。听说叔叔是非常优秀的控卫,能够在百忙之中教我,我相当荣幸呢。”


“高尾,都说了要叫赤司哥哥——”


“真太郎,这个小鬼好像很有意思,我试试他吧。”赤司笑了笑。



之后赤司一滴汗都没出,而他几乎都要瘫软在篮球场上。你皱着眉把他拉起来,冷冷地说“你也输太惨”。


“但是、赤司叔叔真的很、很厉害啊wwwww呼、真是、受教了。”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赤司叔叔诶。”好容易平复了呼吸,他又挂上轻佻的笑容,“为什么赤司叔叔要叫小真‘真太郎’呢?”


赤司看了看他,依旧没什么表情地说:“我对认可的人都叫名字。“


“是吗?看来我也要努力让你叫我和成啊wwww不过小真都没叫过和成呢www”


“……高尾!”


“说好了喔,哪天我成为了很厉害的人,小真就要叫我的名字wwww“


你无奈地再次皱眉:”谁和你说好了啊!“



临走的时候,赤司叫住了你。

”真太郎,你变了呢。“

”才没有,不过是因为小鬼太烦人。“

你一如既往、口不对心地反驳着。



他在赤司离去之后忽然换上严肃的表情,拉着你的衣服下摆说:”小真,我想看你打球。”


“……你怎么知道我会打球?“


“这显而易见喔,小真看到篮球就跟看到小豆汤一样兴奋。小真的话,一定是很棒的得分后卫吧?因为每一次,小真都能隔着很远的距离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


“我啊,很早就在想了,如果跟小真一起打球是怎样的呢。我可以把球传给小真,跟小真一起奔跑,看着小真扔出漂亮的三分球——啊啊,更加想看小真打球了。”


你一怔,接着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


“别说废话了,快把球传过来啊。”


——球稳稳地落进了你的手心,契合你每一条掌纹。




08

他16岁,你32岁的时候,他进了秀德高中,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篮球部。


那年的Winter Cup秀德夺冠,你在他回家之后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我为你感到骄傲,和成。”


在他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你身上之前你躲开了,并且说“这、这种话不会再说了なのだよ!“


——你没有说,你其实一直为他感到骄傲。




09

他17岁,你33岁的时候,你们发生了最严重的一次争执。


先是常常接到老师的电话,说他上课不专心、根本无心学业,然后是他一天比一天晚回家。这大概是青春期的逆反心理,你安慰自己。可是事态越来越严重,你不得不推掉了医院的值班准备和他促膝长谈。



“高尾,我必须跟你谈谈。”


“……小真,你今天不是有夜班吗?”


“别扯开话题,我现在非常严肃なのだよ。学习上你究竟有好好尽人事吗?”



在台灯的光下他收敛了一贯的笑容,语气渐渐冻结。

“小真,我不想读书了。”


你几乎要质疑自己的听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你尽量理智地开口:

“高尾,我会当做没听见刚才的话……”


“不用了小真,我是真的不想读书了。“他疲倦地说,“你辛苦工作供我读书我很感激,可是这不是我要的。”


“你不读书你能干什么?!高尾和成,你就不能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我想唱歌,而不是念书考试。绿间,你不是我真正的父亲,你不能干涉我的人生吧。”



你原来也会生气的,你想。


“那好,既然你不愿意读书就别读了。我抚养你是为了你能成为有用的人,所以现在,请你滚出我家。”


他看了看你,最终没有说一句话。大门被狠狠摔上,他就这么离开了。



这一切太突然,以致于你久久不能接受。十一点钟的时候,你终于决定给他打一个电话——毕竟你是他名义上的抚养人。你屏住呼吸,颤抖着播出了他的电话。数秒后,他的手机铃声在房间内突兀地响起。


他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外面的温度接近零下,而他甚至连一件外套都没有。


拎着他的外套,你冲进了夜色里,等到站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时才发觉自己根本不知道他会去哪里。


你忽然有些慌乱。



问过了黄濑、黑子、青峰甚至赤司,没有一个人说看见过他。当然不排除包庇的可能,可是你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时间去挨家挨户找他——拜托,你还在生气好吗?


所以你回到自己房间睡下,似乎和平常一样,只是忘记了做伸展运动。



——他消失的第五天,你觉得还是去报/警比较好。



10

他18岁,你34岁的时候,你终于又一次见到了他。你下班回家,发现家里亮着灯,还没来得及喊“抓小偷”就闭上了嘴。你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笑盈盈地注视着你。


“小真你回来啦?wwww晚饭做好了哦。”

他说得轻描淡写,好像那个一声不吭地消失了一年、只是寄来各地明信片的混/蛋压根就不是他一样。


你有太多堵在心口的责备和痛斥,但是想念和歉疚好像比较多一点。所以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快步走上前去抱住他。那是一个过于潦草的拥抱,双方都显得太青涩。漫长的十六年的差距和一年未见的生疏同少年的骨骼一样硌人,然而你们的拥抱那么契合,好像不必只言片语,一切隔阂就能轻易越过。


他身上依然带着旅途的味道,脸庞比记忆中成熟,线条也更加硬朗。他的个子还是没有你高,不甚宽阔的肩膀却似乎可以撑起你。


“……我回来了,小真。”


——你最终还是没有朝他的脸狠狠揍上一拳。



11

他22岁,你38岁的时候,你觉得你好像有点不对劲。他已经是很有名气的歌手,按理讲应当不需要你再操心了,可你不可抑制地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


学姐前些日子来看了你,你简洁地告知她自己收养的小孩已经长大成人。学姐又问,真太郎没有重新组建家庭的念头吗?


你仔细地思考了这个提议,觉得并没有什么必要。你和他,难道不是家人吗?所以你就这么回答了。学姐很是吃惊,却也浅浅笑了。


“真太郎能拥有家庭真是太好了。只是当那孩子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你该怎么办呢?”



学姐的话如同石子,在你心里溅开一圈圈的涟漪。你想,有什么大概要发生了——你一直以来忽略着、压抑着、逃避着、却又不得不去在意的事情。


你对他的感情,已经越过了“亲情”的范围。



这怎么可以呢?性别和年龄的“不适合”纵使不能阻碍感情的生根滋长,但终究也不可能被世俗完全接受。你怎么可以让他背负这些,即使他心甘情愿。


你怎么可以奢望更多。



那个时刻还是到来了。他对你说过很多次玩笑似的”我最喜欢小真了“,但是你知道他从来都是认真的。他此刻认真地注视着你,像你们初见时一样。


“小真,我……“


“别说出来。”


你声线微微颤抖,“别说出来,和成。“


他看进你的灵魂深处,将你的感情你的迟疑尽收眼底。


“……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说的。只是小真,我是真的很想很想跟你在一起。是陪伴一生的那种,在一起。”


你就明白,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你慢慢扬起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都说你是笨蛋なのだよ。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作为亲人,融进彼此的生命,小心翼翼又光明正大地爱着。




12(终章)

他26岁,你42岁的时候,他带来了一个女孩子,她红着脸牵着他的手。


他27岁,你43岁的时候,你在他的婚礼上致辞。


他29岁,你45岁的时候,他的儿子诞生到这世上,他给他取名“真琴”。


他34岁,你50岁的时候,你退休了,开始在家里种花花草草。


他40岁,你56岁的时候,他隐退,常常往你这里跑。


他46岁,你62岁的时候,真琴所在的游泳部获得了全国第一,就像当年他所在的秀德篮球部。



他48岁,你64岁的时候,真琴带着一个男孩子来见你们。两个人都相当紧张,没想到你们都笑了,同意他们在一起。


你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只是他们拥有你们未曾拥有的勇气。



遗憾大概不会有,毕竟你们以这样的方式陪伴彼此直至今日。而你不可抑制地设想,如果那时再勇敢一点,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只是所有的“如果”,都和时光一样无法挽回。



午后的阳光太暖,你摘下眼镜,陷入沉沉的睡眠。

你又一次看见那片海域。


FIN


*天秤座β:即氐宿四,唯一一颗肉眼可见的绿色恒星。和哥真是早熟……值得玩味的是,天文学上划分在天秤座,而黄道坐标落在天蝎座www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出自塞林格的小说《破碎故事之心》。




后记:

写这篇的时候,心情意外的平静。和哥和小真没有在一起,却在一起了一辈子←大概想表达这样的东西吧wwwww写得很赶,很多情节没写出来,有点遗憾。真琴大天使是私心wwww

很喜欢“蜃景”这个题目,却没办法解释(你快够

那么,六月再见咯?


BY泉子

2014.3.29

标签: 高绿
评论(2)
热度(11)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