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

钟会回到家时,门虚虚掩着,一点灯光同一缕菜香从门缝里漏出来,他就知道司马昭已经回来了。

 

“今天吃什么?”钟会一边换鞋一边问。

 

“炒面。”司马昭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还有一会儿就好。”

 

等待晚饭的这几分钟里,钟会伏在餐桌上小憩。他最近加班勤,一回家困意就笼罩上来,好像随时都能入睡。不过他睡眠浅,炒菜的声音都足够惊动他了,所以也没有真正睡着。

 

“士季,困了就去床上睡吧。”司马昭在他耳边轻轻道。钟会听到餐盘和餐桌触碰的声音,他勉强撑起身子,摇了摇头。

 

“不睡。先吃饭。”

 

“那我喂你?”

 

“……不要。”

 

司马昭没有管钟会的口是心非,——实际上他一定累到拿不动筷子了。他把面条在筷子上卷了两道,送到钟会嘴边上,钟会顺从地张开嘴咬住了那根面条。

 

“甜面酱,还有一点儿千岛酱。”钟会评论道。

 

“恩。”

 

“凉水里过了两遍——还是三遍?”

 

“两遍。”

 

钟会就笑起来,他一向懂得欣赏美食,可惜动手能力并不强。司马昭倒是很会做饭,他对此并无不满,毕竟人无完人。这个道理是他长大之后才明白的。

 

 

“好像没有这么困了。”钟会咂咂嘴。

 

“你是不是加班太过了?”喂完钟会,司马昭才开始吃自己的那份。

 

“没有,我上班从来不困。”钟会趴在桌子上,看着司马昭吃饭,“一定是我老了,以前根本不困的。”

 

“士季怎么会老。”

 

“都四十了!”

 

“男人四十一枝花……?”

 

“你走。”

 

“要老也是我老啊。”

 

司马昭大钟会十余岁,的确称得上老了。年青时候他长得还算能看,如今抵不过岁月碾压,已生华发。钟会却没有任何衰老的迹象,他一直都这么意气风发、充满活力,也不过就这几天才开始犯困。

 

这让司马昭心生不安,而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

 

 

钟会眯起眼睛打量他:“确实老了。”

 

 “士季……”

 

“不过就算你皱巴巴的,我不也和你凑合着过日子么。”

 

他给他额头上印了一个甜面酱味道的吻,以他的唇去数他的皱纹。

 

 

 

钟会年青时候以为,人生就该是与众不同的,谁曾料想,幸福还是属于平凡的大多数。于是游刃有余也变得不知所措,浪子也想有个家。

 

这一对浪子,都找了他们的家。

 

 

 

(完)

评论(14)
热度(8)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