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士季,快吃呀。”

司马昭笑盈盈地看着钟会。

“……会自己有手,不劳烦将军。”

钟会偏过头去,拒绝了抵在唇上的汤勺。

“我觉得相互喂食是增进关系的好方法。”司马昭也不恼,把汤勺往钟会唇上蹭了蹭,“乖,张嘴。”

“……最后一个。”钟会只好张开嘴,把这枚元宵含了进去。

“再来一个。”

“我已经吃饱了。”钟会舔了舔自己的唇角。——他一定是故意的。

司马昭咽了咽口水,道:“那你喂我。”

“将军真会白日做梦。”钟会轻笑。

“现在已经晚上了呀。”

“……”

“罢了,既然士季不愿意——我们就做点别的吧。”

钟会下意识地拉紧了自己的领口。

“这么紧张做什么。你看,今日是元宵佳节,我们去看花灯吧。”少顷,司马昭补充道,“就我们俩,不带别人。”

“还是带上侍卫吧?”

“哪有带侍卫约会的。”

“将军也不怕有坏人。”

“士季在我身边,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钟会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热,一定是元宵太烫了。

他们换上寻常百姓的装束出了门。司马昭总是溜出来玩,所以家里备着很多这样的衣服。钟会作为一名工作狂,不愿意在工作时间翘班,可是上司让他翘,他也只能翘,权当带薪假期。

洛阳城一贯繁华,又值此佳节,街上人来人往,他们隐于人群,像一对寻常伴侣。

天色已晚,灯却亮如昼。钟会的脸被灯光映红了,如同溢着春色。

司马昭握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缠。他们并肩走过一盏一盏的灯,就像走过一个个绮梦。

“将军真是愈发少女心了。逛灯市便逛了,牵手做什么。”

虽这样埋怨,钟会也没有挣开他的手。

“别人都牵手。”

“那是因为人家是夫妻。”

“我们也牵手。”

“……随你开心吧。”

钟会别过脸,假装他只对花灯感兴趣。

“士季,那个兔子形状的灯好可爱。”司马昭用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它。

“原来将军不仅少女,还低幼。”

“我曾经送你一个那样的灯,你还记得么?”司马昭直视他的眼睛,那样的目光温度太高,钟会几乎都受不住了。

“那么蠢的灯,想忘记都难吧。”

“原来你还记得。”司马昭笑起来,“那是我自己做的。”

“手艺不错。”

“我再买一个送你罢。”

“我又不是孩……”钟会一愣。

司马昭凑近他,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

“士季,你真好看。”














“我已经许多年不曾看过花灯了。”姜维说。

“我曾看过洛阳的灯……罢了。”

钟会又回忆起那一年元宵节,那时司马昭吻过的地方似乎仍在发痒。

可他们已非少年。

(完)

 
评论(2)
热度(14)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