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荒]Hello Stranger

*新荒 [4 x 2 ] 文漫合志,天窗 http://doujin.bgm.tv/subject/38986


相恋十年三十题-Hello Stranger



荒北还真没想到,长成他这样的也有被搭讪的一天。搭讪不算什么,关键搭讪他的还是个男人。他荒北又不是什么水灵灵的小鲜肉,也没穿得跟暴发户似的,怎么在酒吧喝了杯柠檬水就被盯上了呢。


 “嗨,这位先生,你有地图吗?”


 他看不清他的轮廓,只能勉强分辨出打着卷的头发,有些撩到了耳后。舞池那儿透来眩目的灯光,虹霓变幻,影影绰绰地降落在他的眼里。他的声音里流淌着红酒之醇美,直振得荒北耳膜发酥。


 ——他讲的是哪门子不着边际的话呀?


 见荒北不回答,那人继续又开口:


 “我想,我在你眼睛里迷路了。”


 这下荒北是真的笑出声来,还记得屈起手指挡一挡嘴。


 “搭讪也得分对象吧?你倒是说说,就我这眼珠子,你哪里能迷路呀?”


 那人也不客气,跟荒北大眼对小眼,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反正这不是跟你聊开了嘛。”


 “少套近乎,谁跟你聊开了啊。”荒北颠了颠手中的高脚玻璃杯,好像这里头盛的是高档白兰地,偏过头不去看那人。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呢?不想找个伴吗?”


 他的言语极富挑逗意味,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荒北衣领下近乎苍白的皮肤。荒北有点儿不耐烦,可惜这种地方这种事太常见了,没人稀罕注意这个看似平静的角落。


 该死,我怎么不记得进了个gay吧呀,荒北想。


 

那男人倒也是好看,包裹在衬衣下的躯体锻炼得结实而紧致,似有若无的腰线像猫的爪子,一下一下挠着荒北,挠得他心痒。


 

“我看你也有三十了吧,就这么随意勾引别人真的好吗?”说到“勾引”这个词的时候,他的喉头被鱼刺卡了一下。他还是脸皮薄,就像他一直学不会喝酒,听到成人向话题也不可避免地脸红,跟国中男生似的。


 

不,国中男生也少有这般纯情。但荒北不复年轻时的急躁与青涩,也尚未沉淀出中年男性的沉稳,偏偏处在青黄不接的时候。


 “哇,像先生你这样忠诚专一的男人可不多啦。你的恋人一定很幸福吧?”


 那人饶有趣味地盯着荒北看,用自己手中的酒杯去碰荒北的,撞击出清脆又暧昧的一声。


 “要你管啦!谁知道那个呆茄怎么想。他就是个成天吃的笨蛋,笨蛋一般都挺幸福。”


 “真的不考虑跟我试试吗?你看,你的恋人那么笨——”那人略微停顿一下,荒北不得不去注意他湿润的、饱满的嘴唇,“就是one night stand而已,他不会发现的。我们甚至都不用知道对方的名字,当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


 “停。”


 荒北将食指抵在他的嘴唇上,那儿软得堪比棉花糖。


 “我不想知道你的蠢名字。不过该死的,你长得真像他……你的眼睛跟他一模一样。”


 他侧过脸亲了亲荒北的手指。


 “那这就是可以的意思咯?”


 “兴许吧。”


 他正要往荒北腰上摸,就被荒北打掉了手。


 “别急呀?说说你的事儿呗。”


 “我的恋人是个很可爱的人——你想抽根烟吗?去外面抽吧。”


 这算个什么回答呀。荒北摸了摸兜里,烟盒瘪着,里头就剩了一两根。那人不由分说地牵过荒北的手,带他挤过熙攘的人群,一路小跑到酒吧后门外的小巷里。


 “……你这是干嘛,逃课抽烟的高中生?”


 荒北叼着烟,摸了半天都没找着打火机,见那人已经点上了,就凑近了去与他额头相抵,用自己的烟头去寻他的。那人顺势揽过了荒北的脖子。


 “偶尔逃一次课也没什么,说实话我还真挺后悔高中没逃课。我跟他呀,高中就认识了。”荒北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他”是他的恋人。荒北咂咂嘴,吸了口烟,不料吸得太猛给呛住了。


 “咳咳……别看我,你继续讲!”


 他就继续说下去;他能叼着烟讲话还口齿清晰,技能点全加错了。


 “他可爱,又帅气。虽然讲话不太好听,但他的内里呀,柔软得跟兔子一样,并且坚强得跟狼一样。怎么会有这样奇妙的人呢?我一直在想。”


 “我被他保护着,也想要保护他。我依赖他,一如他依赖我。”


 “你他妈怎么知道他依赖你?”荒北没好气地吐了个烟圈。


 “我就是知道啊。他睡着了都会抱着我的。”


 “哪个人睡觉不抱个抱枕之类的玩意儿啊?你的志向就是抱枕吗?”


 “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会喊我的名字。”他的语气里带着点骄傲。


 “……”


 “还有他看我的眼神,跟你看我时一模一样。”


 荒北恶狠狠地咬了咬烟蒂。


 “我突然反悔了,咱们还是别上床吧。”


 “诶?为什么?”


 “我不能做对不起我那恋人的事儿。”


 他像吃到糖的小孩一样露出狡黠的笑。


 “那你说说,你恋人哪里好,你这么喜欢他?”


 只差最后将军的一步。


荒北把烟夹在手指间,没能忍住笑意。


 “他啊,吃饭吃得干净。”



 “靖友——?!”


 新开自个儿放弃了扮演陌生人,不敢置信地盯着荒北。“这、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都是男人,哪有什么喜欢来喜欢去的,在一起觉得舒坦不就成了?又能指望什么呢,爱一个人爱他眼角眉梢,跟他吃饭睡觉。一个十年这么过,接下来的十年也这么过。”


 “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陌生人先生……喂别扑过来啊蠢货!”


 新开把头埋在荒北颈窝里,他的声音与热度一齐侵占他的耳朵。


“从陌生人开始不好吗,靖友?感觉就像又爱上了你一次。”


他们再不需要烟了,不过掉在地上的烟头还是要清理的。

【fin】

新年快乐w

我还爱新荒呀

评论(2)
热度(35)
  1. 新吧唧Murphy_佬缠粉1号机;D_梅子黄时 转载了此文字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