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荒]热




新开怕冷也怕热,夏天裹着被子吹空调,冬天坐在暖炉里吃冷冰冰的橘子。一年四季在他身上是不分明的,准确讲是在他骑车的时候,风呼呼而过,不冷也不热。可他一下车就原形毕露,叼着能量棒不断报怨天气。

荒北一直疑惑,新开怎么就能骑得这么快呢?整天吃个不停,身材不算多矫健,喜欢眨单眼乱放电(谁被电到?反正不是荒北),对谁都亲昵地喊名字,兔吉等于是他的命。这样一个糟糕的大小孩为什么可以骑得这么快?啊啊,上帝一定是把他的门都关上了,就给他留了扇窗,上书“自行车”。

现在这个糟糕的大小孩就躺在荒北宿舍的地板上,一边吹电扇一边哼哼。

“靖友……”

荒北没睬他,埋头苦干数学作业。

“靖友……我热。”

“靖友……热……我热靖友。”

“靖……”

“你热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又不叫空调,你喊我干什么?再说四分之三的风都给你吹你还要怎样!”

荒北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地用眼刀剐了他一下。新开的卷发太久没修剪,长得有点长,这会儿黏黏糊糊地耷拉着,再配上耀眼的橘红色,简直叫人看着就要燥热几十个百分点。新开躺着,像一滩融化的冰淇淋——不对,冰淇淋没这么烫。他深蓝的眼睛里一点光泽都没有,直勾勾地盯着荒北,似乎荒北是冰棍或者西瓜或者随便什么能解暑的东西。

“可是我热啊?”新开眨眨眼,语气特别无辜。

“是是是,知道你热,现在你要么把你那头毛剃了,要么出去骑车,你选吧。”过了几秒,荒北好心地补充道,“对了外面35度,鸡蛋几分钟就熟了。”

“我选抱着靖友。”新开毫不迟疑地回答。

“哪有这个选项啊?!!大热天俩大男人干嘛抱一起啊!你真热傻了吧?!”

由于大喊大叫,荒北自己也出了一身汗,这会儿数学作业上的字就像一个个太阳,晃得他眼睛疼。算了吧,反正还有小福和东堂可以借鉴呢。荒北干脆地合上了作业本,四下环顾了一圈,见床上乱成一团,就大咧咧地躺地板上去了。当然没有离新开很近——谁会凑近那个浑身冒热气的大型兔子啊?

“啊…… 好热。真是见鬼。”

“可我就想抱着靖友啊?”新开说,那语气跟说“可我就想吃能量棒啊”的时候一模一样。

荒北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好翻了个身。

“靖友看起来很凉快……”

“只是看起来而已。是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新开就不说话了,好像再说话就会脱水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真的发现怀里湿漉漉的,惊叫出声。

“靖友!”

“又怎么啦?”

“我发现了!”

“——新大陆?”

“对——不对,碎冰冰!”

“哈啊?”

新开邀功似的举起他一直揣在怀里的碎冰冰,就是小卖部里很常见的那种,直往下滴水。

“……呆茄,冰在哪里啊?!这不都化了吗还吃什么!”

“有胜于无嘛。我特地选了可乐味的,准备跟你一起吃,到你宿舍之后却忘掉了……”

新开一脸愧疚。荒北实在看不下去,从他手里接过碎冰冰,将它掰成两半,一些融化的可乐从断口处滴下来。

“看在是可乐味的份上就原谅你吧,真是麻烦死了。你选哪一半?”

“唔,有柄的那一段给靖友好了,可乐似乎比较多。”

FIN

评论(2)
热度(25)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