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卷]旅人 (HE/短)

*小卷生贺

*涉及的人文环境均为百度(。

*叙述方式有点烦



我是在那不勒斯的一家小餐馆里遇见他们的。


这个季节是旅游淡季,游人并不多,所以他们格外显眼——其中一位的发色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像是阳光下通透的翡翠,或者夏日枝头树叶的颜色。从相貌上看,他们是亚洲人,大约三十几岁。看背影以为是一男一女,没想到拥有翡翠色长发的那位一开口竟是男声。另一位男子戴着白色的头箍,让人不禁质疑他的品味。不过除去发箍,他还确实长得不错。


你问我为什么要观察那么仔细?啊,抱歉,这是职业病。我是一名摄影师,总想到处拍点什么。拍摄之前要征得人家同意,所以我开始想办法跟他们搭上话。他们交谈时用的是日语,印证了亚洲人这一猜想。我于是继续偷看——不,观察起来。


他们在吃意面,杯子里盛着一点点葡萄酒。戴发箍的吃相非常文雅,用叉子将面挑起来,一点点送入口中。而长发的似乎不太会用叉子,数次尝试着把面卷起来,却都以失败告终。戴发箍的笑了笑,说了句什么,长发的就脸红了。凭我那点可怜的日语,我猜测是“在英国呆了那么久,居然还不会用叉子”之类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


戴发箍的那人从对方手中拿过叉子,在对方的餐盘里熟练地卷起几根面条,送到他面前。长发的有点窘迫,支支吾吾了几秒钟,还是张开嘴慢慢吃掉了。


……我觉得眼睛有点疼(我仍旧是单身),但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我决定继续看下去。


戴发箍的称呼长发的为“Maki-chan”,而他的名字是“Todo”。Maki嘟囔着“为什么你西餐具用得比我好”,Todo不说话,只是笑着注视着他,不时低头吃自己的面。过了一会儿,Maki低声说:“教我咻。”Todo答复了什么我没听懂,只看见Maki的脸变得比意面里点缀的番茄还红。然后Todo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Maki身后,执起他的手,引领着他用叉子。


我注意到他们的手背上有轻微的晒痕,我曾经在骑公路车的运动员手上看过类似的。


店里的人寥寥无几。Todo忽然直起身环视了四周,我有点紧张,连忙盯着自己的菜谱,只用余光偷偷打量着他们。Todo凑近Maki的耳边,撩起一缕头发,嘴唇轻轻触碰他的耳垂。Maki连面条都忘了吃,双颊的绯色一路蔓延至整个耳朵。


“你干什么咻,Todo……!”他压低了声音,有点气急败坏。


“因为Maki-chan太可爱啦!根本忍不住。”Todo笑得像偷了腥的猫,舔了一下唇,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Maki睁大眼睛瞪着Todo,可惜由于下睫毛的美丽程度,他看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我开始怀疑他们的年龄:这真的是三十几岁的人做出的事吗?我没控制住,不小心笑出声来。


他们转头看着我。


啊,暴露了……


我用英文磕磕巴巴地说:“非,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了!请继续!”

——等等这话似乎不太对?


Maki的脸红透了。他移开视线,轻咬下唇,似乎想逃避现实。Todo倒是一点都不害羞,大咧咧地说没关系。随即,他的表情变得痛苦——Maki在桌子底下踩了他的脚。这样姑且算打开了话头吧……我开始实施搭讪计划。先是自我介绍,再装作不经意地问他们为什么来意大利旅行。(按以往的经验,聊开之后就可以拍照)


Todo说,他们是恋人,每年都会抽出一段时间周游世界。Maki虽然不太高兴,但没有反驳“恋人”这一关系。他挤出一个笑容,算是友好的表示。


于是我就听到了一个奇妙的故事。


Todo与Maki的相遇是偶然,两个骑车的少年明明该争锋相对,却不知怎么地牵连出细枝末节的感情。高中毕业之后,Maki去了英国,他们有几年断了联系。有一天Todo觉得,自己无法想像没有Maki的未来,就趁着还年轻的时候跑去找Maki。


故事到这儿并没有结束——生活哪来那么多称意呢?我正想问,Todo就轻笑着摇了摇头。


“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Maki依然沉默着,可他的目光未曾有片刻离开过Todo。相较Todo,Maki实在不善交际,笑起来就跟冰棍一样僵硬。按照大众审美,他甚至算不上美人;他的轮廓太锐利,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味道。但我隐隐觉得,他看着Todo的时候,嘴角和眼梢都温和起来。


我也就不打算追问他们经过的苦难,转而发问:

“请问我可以给你们拍一张照片吗?”


“啊?照片?……我不上镜咻。”Maki终于开口,如料想中一样不善言辞,“Todo……怎么办咻?”


Todo伸手揉了揉Maki的头发,笑着回答:“那我就勉强做个丑点的表情配合你咯。”


同性恋人我见过,他们大多小心翼翼,不敢暴露在阳光下。而我想,这一对恋人的话,一定能用独有的方式陪伴着对方走下去。能不能见光,能不能得到别人的祝福,这些事情都与他们无关。只要有彼此在身边,那儿就是能够立足的世界。


我拍了几张照片,但都不是很满意,那小小的相机根本无法定格他们最好的样子。他们最后吃完饭,起身跟我道别。我看到Maki伸出手,于是Todo自然而然地牵住了他的手,他们一起慢慢地走向街道的尽头。


Fin


我已经……尽力了……_(:з」∠)_

甜文真的好难……

评论(4)
热度(29)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 梅子黄时 | Powered by LOFTER